《魏书·列传·卷五十九》

  裴叔业 夏侯道迁 李元护 席法友 王世弼 江悦之 淳 于诞 李苗

  共参经略。时衍益州刺史萧渊猷遣将樊文炽、萧世澄等率众 数万围小剑戍,益州刺史邴虬令子建拒之。因转营,为文炽所掩,统军胡小虎、崔 珍宝并见俘执。子建遣诞助讨之。诞勒兵驰赴,相对月余,未能摧殄。文炽军行之 谷,东峰名龙须山,置栅其上以防归路。诞以贼众难可角力,乃密募壮士二百余人, 令夜登山攻其栅。及时火起,烟焰涨天。贼以还途不守,连营震怖。诞率诸军鸣鼓 攻击,文炽大败,俘斩万计,擒世澄等十一人。文炽为元帅,先走获免。

  孝昌初,子建以诞行华阳郡,带白马戍。二年,复以诞行巴州刺史。三年,朝 议以梁州安康郡阻带江山,要害之所,分置东梁州,仍以诞为镇远将军、梁州刺史。 永安二年四月卒,时年六十。赠安西将军、益州刺史,谥曰庄。

  长子亢。

  亢弟胤,字□馆。武定末,梁州骠骑府司马。

  李苗,字子宣,梓潼涪人。父膺,萧衍尚书郎、太仆卿。苗出后叔父略。略为 萧衍宁州刺史,大著威名。王足伐蜀也,衍命略拒足于涪,许其益州。及足还退, 衍遂改授。略怒,将有异图,衍使人害之。苗年十五,有报雪之心,延昌中遂归阙。 仍陈图蜀之计。于是大将军高肇西伐,诏假苗龙骧将军、乡导统军。师次晋寿,世 宗晏驾,班师。后以客例,除员外散骑侍郎,加襄威将军。

  苗有文武才干,以大功不就,家耻未雪,常怀慷慨。乃上书曰:“昔晋室数否, 华戎鼎沸,三燕两秦,咆勃中夏,九服分崩,五方圮裂。皇祚承历,自北而南,诛 灭奸雄,定鼎河洛,唯独荆扬,尚阻声教。今令德广被于江汉,威风远振于吴楚, 国富兵强,家给人足。以九居八之形,有兼弱攻昧之势,而欲逸豫,遗疾子孙,违 高祖之本图,非社稷之深虑。诚宜商度东西戍防轻重之要,计量疆场险易安危之理, 探测南人攻守窥觎之情,筹算卒乘器械征讨之备,然后去我所短,避彼所长,释其 至难,攻其甚易,夺其险要,割其膏壤,数年之内,荆扬可并。若舍舟楫,即平原, 敛后疏前,则江淮之所短;弃车马,游飞浪,乘流驰逐,非中国之所长。彼不敢入 平陆而争衡,犹我不能越巨川而趣利。若俱去其短,各恃其长,则东南未见可灭之 机,而淮沔方有相持之势。且夫满昃相倾,阴阳恆理;盛衰递袭,五德常运。今以 至强攻至弱,必见吞并之理;如以至弱御至强,焉有全济之术?故明王圣主,皆欲 及时立功,为万世之业。去高而就下,百川以之常流;取易而避难,兵家以之恆胜。 今巴蜀孤悬,去建鄴辽远,偏兵独戍,氵斥流十千,牧守无良,专行劫剥,官由财 进,狱以货成,士民思化,十室而九,延颈北望,日觊王师。若命一偏将,吊民伐 罪,风尘不接,可传檄而定。守白帝之厄,据上流之险,循士治之迹,荡建鄴之逋, 然后偃武修文,制礼作乐,天下幸甚,岂不盛哉!”于时肃宗幼冲,无远略之意, 竟不能纳。

  正光末,二秦反叛,侵及三辅。时承平既久,民不习战。苗以陇兵强悍,且群 聚无资,乃上书曰:“臣闻食少兵精,利于速战;粮多卒众,事宜持久。今陇贼猖 狂,非有素蓄,虽据两城,本无德义。其势在于疾攻,日有降纳,迟则人情离阻, 坐受崩溃。夫飚至风起,逆者求万一之功;高壁深垒,王师有全制之策。但天下久 泰,人不晓兵,奔利不相待,逃难不相顾,将无法令,士非教习。以骄将御惰卒, 不思长久之计,务奇正之通,必有莫敖轻敌之志,恐无充国持重之规。如今陇东不 守,汧军败散,则二秦遂强,三辅危弱,国之右臂,于斯废矣。今且宜勒大将,深 沟高垒,坚守勿战。别命偏师精兵数千,出麦积崖以袭其后,则汧岐之下,群妖自 散。”于是诏苗为统军,与别将淳于诞俱出梁益,隶行台魏子建。子建以苗为郎中, 仍领军,深见知待。孝昌中,还朝,镇远将军、步兵校尉。俄兼尚书右丞,为西北 道行台,与大都督宗正珍孙讨汾、绛蜀贼,平之。还除司徒司马,转太府少卿,加 龙骧将军。

  于时萧衍巴西民何难尉等豪姓,相率请讨巴蜀之间,诏苗为通直散骑常侍、冠 军将军、西南道慰劳大使。未发,会杀尔朱荣,荣从弟世隆拥荣部曲屯据河桥,还 逼都邑。孝庄亲幸大夏门,集群臣博议。百僚恇惧,计无所出。苗独奋衣而起曰: “今小贼唐突如此,朝廷有不测之危,正是忠臣烈士效节之日!臣虽不武,窃所庶 几。请以一旅之众,为陛下径断河梁!”城阳王徽、中尉高道穆赞成其计。庄帝壮 而许焉。苗乃募人于马渚上流以舟师夜下,去桥数里便放火船,河流既驶,倏忽而 至。贼于南岸望见火下,相蹙争桥,俄然桥绝,没水死者甚众。苗身率士卒百许人 泊于小渚以待南援。既而官军不至,贼乃涉水,与苗死斗。众寡不敌,左右死尽, 苗浮河而殁,时年四十六。帝闻苗死,哀伤久之,曰:“苗若不死,当应更立奇功。” 赠使持节、都督梁益巴东梁四州诸军事、车骑大将军、仪同三司、梁州刺史、河阳 县开国侯、邑一千户,赗帛五百匹、粟五百石。谥忠烈侯。

  苗少有节操,志尚功名。每读蜀书,见魏延请出长安,诸葛不许,常叹息谓亮 无奇计。及览《周瑜传》,未曾不咨嗟绝倒。太保、城阳王徽,司徒、临淮王彧重 之,二王颇或不穆,苗每谏之。及徽宠势隆极,猜忌弥甚。苗谓人曰:“城阳蜂目 先见,豺声今转彰矣。”解鼓琴,好文咏,尺牍之敏,当世罕及。死之日,朝野悲 壮之。及庄帝幽崩,世隆入洛,主者追苗赠封,以白世隆。世隆曰:“吾尔时群议, 更一二日便欲大纵兵士焚烧都邑,任其采掠。赖苗京师获全。天下之善士也,不宜 追之。”

  子昙,袭爵。武定末,冀州仪同府刑狱参军。齐受禅,爵例降。

  史臣曰:寿春形胜,南郑要险,乃建鄴之肩髀,成都之喉嗌。裴叔业、夏侯道 迁,体运知机,翻然鹊起,举地而来,功诚两茂。其所以大启茅赋,兼列旐旟,固 其宜矣。植不恆其德,器小志大,斯所以颠覆也。衍才行将略,不遂其终,惜哉! 李、席、王、江虽复因人成事,亦为果决之士。淳于诞好立功名,有志者竟能遂也。 李苗以文武干局,沉断过人,临难慨然,奋其大节,蹈忠履义,殁而后已。仁必有 勇,其斯人之谓乎!

上一章』『魏书章节目录』 『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魏书 列传卷五十九部分译文

裴叔业,河东闻喜人。曹魏冀州刺史裴徽的后人。五代祖裴苞,晋朝任秦州刺史。祖裴邕,从河东迁居襄阳。父顺宗、兄叔宝仕官萧道成,都有名位。  裴叔业少有气度才干,颇以将略自许。出仕萧赜,…详情

相关赏析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找教育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zhaojiaoyu.cn/bookview/7015.html

热门诗词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成语